跟身體上的傷口不同,結了痂確實不會繼續流血,但不代表有自己復原的能力。每次感到彷彿有些什麼在喚醒它,就再覆蓋一張卡…我是說覆蓋一層新的結痂上去,結束這回合。

要治病不是沒有方法的,但也得先把層層的痂除去,先不提裡面有多少的膿,最令人畏懼的是你不知道會不會再留下另一個更深的傷口,這讓你勇氣全失,所以你脫了一層痂,滲出一點組織液,說:【幹!我不玩了,這不好玩!】,於是又倒舖了兩層回去。

有很多事情我們以為看不到就不存在,每個人都知道這不合理,但卻會這麼做。有時候真的怪不得人,特別是連意識到它就又要再舖個幾層的時候,那真的是不得已的。

你知道我知道連台北市政府都知道,很多時候問題就是那幾種,也不是什麼絕症怪病,好比氣喘,大家都有但就是他媽的治不好。

你有病嗎?

LeavedCo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